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医院动态  >  动态新闻  >  媒体贵医:贵州省血液病研究所所长王季石谈“天价抗癌药”不能让没钱的病人失去希望

媒体贵医:贵州省血液病研究所所长王季石谈“天价抗癌药”不能让没钱的病人失去希望

发布时间:2018/8/7 10:44:00   点击数:226   来源:贵州都市报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贵州都市报

王季石教授
   

    本报记者罗欢  摄影报道

    “不能让病人回家等死!”2013年1月,省政协委员、贵医附院血液科主任王季石教授曾递交了这样一个提案,希望将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纳入新农合,让没钱的病人能有活下去的希望……

    作为一名血液肿瘤科医生,王季石教授感同身受的经历过“天价药”对于穷苦病人来说意味着“等死”。这位血液肿瘤科医生也曾经为了让他的病人吃上药而努力争取医保和新农合报销。

    功夫不负有心人,以省政协委员的身份,王季石教授连续提案三次之后,2014年,贵州省也已将“伊马替尼(格列卫一代)”纳入了新农合医保。如今,国家也已经将“格列卫”纳入医保,这对于贵州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福音。

    一

    记者:“格列卫”是一种什么药?在“格列卫”纳入新农合和医保之前,您的病人中有多少人能吃得起这种药?

    王季石:“格列卫”是一种进口原研药物,人民币2万5一瓶,该药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效果非常不错,因此又有“特效药”的别称。病人一天要吃4片,而且必须天天都吃。

    虽然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可以向中华慈善总会的GIPAP项目申请3+9援助,也就是说,一年来买3个月的药,可以获赠9个月的药,但3个月的药费也要自费7.5万。这笔钱,很多农村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在医院每年新收治的病人中,能负担格列卫“3+9”一年治疗费用的患者只有20%-30%,能负担两到三年的患者比例下降到10%以下。我在医院里见得太多太多这些负担不起高昂特效药,只能回家的病人,那种求生的渴望,对现实的无可奈何,全部汇聚在眼睛里,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酸。

    在我的印象里,当时能采用格列卫治疗的农村病人超过5年以上的寥寥无几。

    二

    记者: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您开始一次又一次的用省政协委员的身份提案“把治癌特效药纳入新农合”?

    王季石:脱贫三五年,大病回从前!一场大病足以让很多家庭倾家荡产,特别是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因为缺乏医疗保障,每年大约有一千余万的农村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成为不可忽视的弱势群体。

    可喜的是2013年我国农村医疗保障的重点将向大病转移,肺癌、胃癌、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等20种重大疾病全部纳入大病保障范畴,报销比例不低于90%。贵州比全国还多了两种,原则上新农合实际补偿比例应达到80%。可是新农合报销的范畴里,很多都是基础药物,治疗性不足。而像治疗癌症、肿瘤的进口药都没有纳入其中。

    如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万珂、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易瑞沙、治疗大肠癌的阿瓦斯汀等等。这些药物都有两个特性,效果好,价格贵。当时,广东、福建、海南、山东、陕西、新疆、甘肃等已将格列卫纳入城镇医保目录,同时安徽、云南、江西将其纳入新农村合作医疗目录,这些地区的患者都已从中受益。贵州省也应该将类似于“格列卫”的进口药纳入新农合或者是医保,为更多患者带来希望。

    医者父母心,我不仅要给病人看病,更想让我的病人吃得起药看得起病,不能让血液肿瘤病人在家等死。

    三

    记者:您如何看待仿制药与原研药?两者的区别是什么?

    王季石:首先,我尊重知识产权的保护。一个新药研发一般要经历10年时间,耗费数亿美元左右,成功率也因为更加严苛的标准逐年下降。而药物的专利保护期只有20年,抛去上市前10年左右的时间,留给药企的时间真的不多,所以为了回收成本,专利期的药物往往都价格比较贵。专利就是保证制药公司能够回收成本回来,进行下一个药物的研发。

    格列卫也是如此,在给患者送去福音的同时,又带来一个新的烦扰:作为专利保护期的原研药,价格非常昂贵,一盒达到了数万元。

    而仿制药是与原研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药品。进行质量和疗效的一致性评价,就是要求对已经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品,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能够一致,在临床上与原研药可以相互替代,这样有利于节约社会的医药费用。

    一般来说,专利药到期后,会受到仿制,价格和销售也会迎来悬崖式的下降。只有面临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时候,例如SARS、埃博拉病毒,才允许跳出专利进行强仿。印度1970年的《专利法》放弃了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本国企业可以强仿。而中国已经加入WHO组织后,承认了PCT专利保护,在专利保护期之内不能进行药品的仿制。因此同一个格列卫,在中国明码标价23600元一盒,在印度只需要1000元一盒。

    四

    记者:中国抗白血病联盟专家委员会副主委、贵州省血液病研究所所长、贵州省核心专家、国家卫计委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贵州省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您被称为贵州血液肿瘤“第一人”,您如何看待我国“癌症特效药”的未来?

    王季石:和血液肿瘤打交道几十年,在诊断和治疗上,见证了国内外无数研究成果的诞生,但是医学发展至今,我们仍然有许多难以攻克的难题。一些血液肿瘤疾病发展到急性期和高危期时,医生往往“束手无策”。就算利用医学手段让患者“活着”,然而生存质量也非常低,患者痛苦不堪。

    我国目前还存在看病难、药价贵和各地区报销政策不一致等诸多问题,虽然政府近年来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问题还是存在。

    我认为只有鼓励国产药研发创新,才是真正的“出路”。加大国家科技计划对抗癌药研发的支持力度,优先支持临床急需抗癌药研发,鼓励新靶点、新机制抗癌药研究和原始创新;鼓励专利到期或即将到期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仿制生产,提升我国制药产业水平。提高审评能力,科学简化审批手续,加快癌症防治药品上市。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吧。

    作为一名医生,我认为应该做好的本职工作就是看病,就是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初步研究问题,为临床研究人员和其他药物研发人员提供清晰的需求和假设,大家都做好分内的事,我们老百姓一定能“吃上药”!

]]>

专题新闻更多>>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 法律责任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站长信箱 | 网站地图
医院地址:贵阳市贵医街28号 技术支持:贵州爱瑞科网络
医院电话:0851-6855119 黔ICP 备05067313号-1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10023 黔卫网审字【2008】 第39号
网址:http://www.gmcah.com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